熱烈慶祝電子科技大學建校六十周年!1956-2016

为公明德 为实尚善
培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高素質管理人才。

專題信息

【榜樣公管】靜心沈澱,立志前行——記我院2017級城市管理專業本科生蒲程衍

發布時間:2019-05-28 09:13:36来源:学生科 查看次数:

笔者第一次见到蒲程衍是在学院2019年优秀学生表彰大会上,他作为学生代表在第二篇章初上台发言。一开始笔者认为,蒲程衍可能在台上展示的都是“老套路”:学习成绩如何优秀,學生工作和社会实践经历如何丰富,科研成果如何突出等等。但另笔者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外表腼腆的男生居然是单簧管十级,获得过四川省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全国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演啊一等奖、第二届“志清杯”全国管乐演奏大赛业余组一等奖等荣誉,看起来与他曾经获得的“唐立新奖学金”丝毫无关。抱着这个好奇,笔者试着接触了蒲程衍,了解他身后的经历和故事。


音樂之翼,緣于成電

蒲程衍第一次踏入成電的校園是在高考前5個月,和其他藝體生一樣,在九州廳裏焦急地等待著自己的入場測試。從7歲開始學習樂器,已有十余年樂團經驗的他已與語音畫上了約等號。“從來沒有那麽緊張過”,想起那場考試,他依舊記憶猶新,“考完下來一度以爲自己崩了”,在踏出考場的那一瞬間,“我腦袋都是空白的,神經太過于緊繃”。

憑借著藝術特長生的身份,他結緣成電。早在大一開學前的暑假,在初次的大學一瞥中,便跟隨校交響樂團參加四川省大學生藝術展演,在此之後參加全國大學生藝術展演與數十場校外巡回演出與多次專場音樂會。“我以前是個會怯場的人,只要有光打在我臉上,我的臉就通紅”,而在一次次登台演出的積累後,膽量逐漸被鍛煉了出來,“我真的很感激這些活動和比賽,它們不只在一個方面幫助了我。”

“音樂讓我意識到了,除了日常生活外的另一個世界,它是純粹的、異彩紛呈的,高于世俗的。”在班級活動中,樂器的特長也給他帶來不少幫助,在優秀班級答辯、班級分享會、班級活動中,單簧管扮演了獨特的角色。當他說起音樂,他總是興致勃勃。除了對于音樂的喜好以外,如果說音樂給他帶來了什麽,那一定是如何忍受孤獨,從一次次的片段聯系到四樂章協奏曲,從忐忑不安到泰然處之,相同的心態也爲他的學業學習添磚加瓦,平靜的內心讓他沈心于專業學習與思考。


鑽研專業,尋找興趣

專業學習是大學生活的首要任務,而對于專業的興趣就比如是四年來的助推器。蒲程衍認爲,行政管理的對象是政府與公衆,但歸根結底它的主體是人,因此是要帶著人文關懷的熱愛與以人爲本的視角去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當帶著更多的是一份責任與使命去鑽研行政管理學科時,便會獲得更爲深刻的反思與曠闊的學科視野。而特別對于文科學習,更多應該注重“由死變活”的內在規律。先對于既有的專業知識歸納整理、熟練掌握與應用,再聯系實際社會問題,由淺入深地進入專業學習。“文科學習是個長期的過程,並不同于理工科的立竿見影,在很多方面上體現出的是平日的積累和人文素養,因此更多的需要有底氣、有依據的思想與論點。”蒲程衍告訴筆者。

對于專業抱有興趣的他,在大一時期便參與了專業相關的科研活動,走訪高新區各大醫院與醫養結合中心,參與社保書籍的編寫等工作。與此同時,與學姐學長的交流也使他獲益匪淺。“往往學長學姐的分享是毫無保留的,他們會給你更多的啓發與更實際的意見。”不論在專業學習還是課外活動抑或科研活動,來自學長與學姐的幫助使他快速成長起來,越發適應大學的學習生活。

在日常的學習中,他更注重效率而不是時間,“我是一個挺笨的人,所以更需要有效的方法”,日常課程學習中,他更喜歡和老師與同學的交流和溝通,“就怕沒有問題”。在大一上學期的期末考試期裏,他每天六點鍾起床學習,每天都坐在書桌前,“事實證明,這些都是無效學習,在精神不佳的狀態下,只是消極接收知識,睡一覺就忘了。更多地還得依靠自己的主動有效記憶與理解。”蒲程衍如是說。



放眼世界,逐夢海外

蒲程衍講,第一次眼界的開闊始于學院的冬令營活動,在美國的三周讓他感覺到了不一樣的學習視角。“在課上老師並沒有直接切入主題,而是讓我們列舉出了城市中存在的各種問題,緊接著讓我們提出解決方案,然後讓大家對每一個方案進行評估,最後總結出政策制定的流程與所涉及的利益群體。”而這樣由淺入深的學科思維也使得蒲程衍在後續的學習中獲益頗多,在分析問題時有著更爲顯著的提升幫助。“美國之行讓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人和事,更爲多元的環境使我感悟到了不同學習環境,我希望能夠學習到更前沿的學術方法與學科思想。”而這段短暫的遊學也爲他之後的出國讀研奠定了思想准備。

在准備出國考試時所遇到的困難,也使得他差點放棄計劃。托福與GRE考試首當其沖,成爲兩個攔路虎,占去了課外大多數時間。在積極的准備後,初次嘗試的托福成績並沒有達到蒲程衍所滿意的分數,使得他重新思考之前的學習節奏與方法,“這也間接地倒逼我,合理的安排時間與提高效率,摸爬滾打出了很多經驗”,而如今他也積極地爲量化考試而努力。

而谈及未来,蒲程衍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我觉得我们还太年轻,接触的信息未免不够全面客观,所以我也不喜欢太匆忙对未来定义。” 大学两年间的学生活使得他比入校时改变很大,“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过我知道我不想要什么,我不想要毫无目的的生活、没有价值的工作,”蒲程衍笑着说,“我是一个幼稚的人,但我希望自己的倔强与坚持能一直伴随着我,大学是我人生的新起点,它教会我责任与担当,奉献与理想。这是一个追梦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民族复兴的时代,这也是我们的时代,生活不止,奋斗不息。”